专题栏目

转让定价网(www.cntransferpricing.com)

思迈特财税网(www.szsmart.com)

深圳市思迈特财税咨询有限公司

亚太鹏盛税务师事务所股份有限公司

深圳国安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

 

张学斌 董事长(转让定价税务服务)

电话:0755-82810833

Email:tp@cntransferpricing.com

 

谢维潮 高级合伙人(转让定价税务服务)

电话:0755-82810900

Email:xieweichao@cntransferpricing.com

 

李敦峰 合伙人高级经理(转让定价与房地产税务服务)

电话:0755-82810900

Email:lidunfeng@cntransferpricing.com

 

王理 合伙人高级经理(审计及高新、软件企业认定服务)

电话:0755-82810830

Email:wangli@cntransferpricing.com

 

刘琴 合伙人高级经理(企业税务鉴证服务)

电话:0755-82810831

Email:liuqin@cntransferpricing.com

 

转让定价网(www.cntransferpricing.com)

思迈特财税网(www.szsmart.com)

深圳市思迈特财税咨询有限公司

亚太鹏盛税务师事务所股份有限公司

深圳国安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

 

张学斌 董事长(转让定价税务服务)

电话:0755-82810833

Email:tp@cntransferpricing.com

 

谢维潮 高级合伙人(转让定价税务服务)

电话:0755-82810900

Email:xieweichao@cntransferpricing.com

 

李敦峰 合伙人高级经理(转让定价与房地产税务服务)

电话:0755-82810900

Email:lidunfeng@cntransferpricing.com

 

王理 合伙人高级经理(审计及高新、软件企业认定服务)

电话:0755-82810830

Email:wangli@cntransferpricing.com

 

刘琴 合伙人高级经理(企业税务鉴证服务)

电话:0755-82810831

Email:liuqin@cntransferpricing.com

 

国际税收的“逐底竞争”:公司所得税率全球最低是多少?

来源:澎湃新闻    更新时间:2021-09-28 23:49:36    浏览:64
0

大型跨国公司在做全球化投资时,投资所在国的税率是一个必须考虑的因素。那么,全球哪个国家或地区的公司所得税最低?

在联合国经济合作组织国家,也就是工业化国家当中,2020年公司所得税税率最低的国家是匈牙利,其税率仅9%;而之前经合组织国家中税率最低的国家为爱尔兰,税率是12.5%。爱尔兰从2003年就开始实施公司所得税低税率,这项低税率措施在促其成为欧洲著名外资投资国的过程中功不可没;也许正是这一低税率彰显的效果,现在也使匈牙利步其后尘,从2017年开始施行公司所得税的低税率,而且力度之大,更甚于爱尔兰。

匈牙利近年实行的9%的公司所得税率,税率之低,在欧洲低过了一批传统的低税率国家和地区,如列支敦士登(税率12.5%)、塞浦路斯(税率12.5%)、直布罗陀(税率10%),以及保加利亚、科索沃、波黑以及安道尔等(税率均为10%)。和匈牙利不同,上述国家中的列支敦士登、塞浦路斯、直布罗陀、安道尔等,都是面积极小的国家或地区,低税率是这些小国长期以来的重要生存之道。

经合组织及欧洲国家之外,还有一众公司所得税率更低的国家,如土库曼斯坦为8%,乌兹别克斯坦为7.5%,而在全球征收公司所得税的国家中,税率最低的是位于北美洲的巴巴多斯,其公司所得税法定税率仅为5.5%。

不过,5.5%其实也并非最低税率,公司所得税税率不管多低,只要存在就意味着还是有这一税项,还是会收取公司所得税。真正的最低税率是有些国家和地区甚至取消了这一税种,而这样的地方还有不少。全球约有15个不征收一般公司所得税的经济体,它们大部分位于北美洲,如开曼群岛、英属维尔京群岛、百慕大、巴哈马等;在欧洲则有如泽西岛、马恩岛、根西岛等地,在大洋洲有如瓦努阿图等地。这些地方大部分是小型岛国,其中开曼、英属维尔京群岛以及百慕大等地以“避税天堂”而闻名于世。

经济全球化以后,国际税收逐渐也成了国家间的一项竞争。之前,一个国家的税收基本就是针对于本国国民收取的,而当大型国际化企业的工厂及投资项目可以在不同国家间作出选择以后,一国的税收就不再仅针对本国的国民与企业了。一个国家的税收政策会决定当地对国际资本的吸引力,不同的税率也将影响一个经济体是否能吸引外部投资前来落地。于是,在国际税收领域,就出现了愈演愈烈的价格战。

在商业领域,打价格战是一项比较被人鄙视的竞争方式。当类似的产品别人卖100元的时候,另一方卖80元、50元,那顾客自然会被低价的一边吸引,较为著名的案例比如曾在电脑杀毒领域发生的免费杀毒软件价格战。360公司作为后来者给全体电脑用户免费提供杀毒软件,最终把金山等公司早期开发出的市场几乎全部占为己有。价格战虽然看似缺少技术含量,甚至有些低端,但确实行之有效,甚至立竿见影。

在国际投资领域也是一样,税收价格战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一打就是四十多年。由于通讯、航运及国际金融等的飞速发展,国际企业的信息流、物流及资金流已不再受地域限制,哪怕距离遥远,在现代技术条件下一样可以便利地连接,所以在国际投资地的选择中,税收成本就越来越成为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大型跨国企业实体工厂的投资还需要考虑到工业化、供应链的配套性、基础设施等其他重要因素,而在资本类的投资当中,如设立控股公司、设立财资中心等的跨境安排中,投资国的选择考虑最多的一点可能就是税率了。为了争取更多的投资,国家之间在公司所得税率上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低价竞争。

如上述不征收公司所得税的一众中美洲岛国,它们本是加勒比海汪洋中的弹丸之地,几乎完全没有能吸引到跨国公司投资的各项优势,如土地、人力或其他自然资源等。但最终因其一降到底的公司所得税税率,使这些国家成为国际资本投资的热土。零税率成为了它们吸引投资的最重要手段,这分明是将在国际税收领域的价格战用到了极致。

笔者曾经因公务去过开曼群岛,当时从欧洲过去,须在美国迈阿密转机,再飞跃古巴才能到达这遥远之地。传说中的开曼原来只是加勒比海盗的一处休息和藏宝之地,几乎杳无人烟。但正因为税收上的优惠,再加上其英联邦国家地区的政治稳定、法律明晰等优势,终使世界各地的公司趋之若鹜而来。

开曼岛上最大的城镇乔治城其实只是一个小镇,镇上最高的房子也仅两三层楼而已。除却从面上看到的一个风光优美,生活恬静的加勒比度假岛屿的样子;一般游客想象不到的是,乔治城街边随便一栋小小的商业楼里,也许注册着成百上千家来自全球的公司,簿记着数十亿美元的资产。所以虽然不征收公司所得税,但作为这么多公司的注册所在地,开曼还是能收取其他各种周边业务带来的收入。

笔者还曾到访国欧洲小国如安道尔、列支敦士登等,它们同样位于绵延的群山之间,外部世界白云苍狗,这些小国偏安内陆一隅,难有足够自然资源发展产业。安道尔的产业之一是低价售卖烟酒,列支敦士登则还印刷纪念邮票,以其邮票的数量稀少而吸引游客的青睐。但这些小国曾经或还在做着的一类更大的看不见的生意,其实也是以低税率来招揽一些投资如信托等的设立,这样可以从外间的大国吸收一些金融资源作为其产业和经济发展的补充。当然,安道尔、列支敦士登等地毕竟太过邻近德法及西班牙等大国,低税率带来了一些发展效应,但不可能发展得如同开曼、英属维尔京群岛那样招摇。 

类似群岛这样的例子,在国际税收价格战中,得利的通常是小型经济体或者后来的竞争者。因为对它们来讲,本来就没有太多经济活动和业务,如果能通过低价争取到国际投资过来,那么哪怕税率很低,也是增量,是从别人手里抢来的生意,总归还是有得赚。

经济体间的低税率竞争使得跨国公司渔翁得利,它们可以将利润不断转移到税率更低的国家,实现少缴甚至不缴公司所得税的目的。个别国家如美国,其跨国公司近20年来持续将利润转移到低税率国家,比例从之前的30%提高到了60%;另外有一些行业也普遍存在此类情况,如互联网的国际头部企业们大都在低税率国家设立利润中心以避税,还有比如大型商业银行集团也常将信贷资产簿记到低税率国家,这些举措能为企业规避巨额税项支出。时至今日,这种不同国家、不同经济体间的低税率竞争使得全球大型跨国公司每年至少向各国政府少缴纳了2400亿美元的税金。

各国的低税率竞争更使得各国政府的财政收入总体减少(和没有税率竞争相比),最终形成政府间在税收上的双输或多输局面。往前回溯四十年来看,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全球平均公司所得税率就一直呈现往下降的趋势。2000年以后是降幅最大的时期,整体来看,在2001年以来的20年间,全球平均公司所得税从27%下降到了约20%,降幅明显。2020年,这一趋势仍在延续,这一年全球计有包括比利时、法国在内的9个经济体降低了各自的公司所得税率,而仅有西太平洋岛国密克罗尼西亚提高了税率。

在国与国之间,低税率的“逐底竞争”是一个零和游戏。个别小国家将税率调整到足够低以后,对于其他国家的国际投资虹吸效应明显。比如法国是老牌发达国家中公司所得税率最高的国家,2020年,其税率高达32.02%(包括社会附加税),这和同在欧洲的爱尔兰(12.5%)相比,相差很多。假设有一家投资公司需要去欧洲设立新的公司,仅从税务的角度来看,爱尔兰便会占很大优势。事实也是如此,爱尔兰凭借其富有竞争性的低税率,早已从欧洲大陆的德、法等国手里抢夺到了大量的国际投资。

低税率的小国以低价从税率更高的大国抢夺税源,为此受损严重的大国也一直没有停止过反逃税、反避税的行动。在国际经济整体环境较好时,这种争端略微缓和一些;当经济形式有所恶化时,则这种反避税的行动就会更为激烈。近年来, G20早就开始就税基侵蚀与利润转移(BEPS)作了梳理,并由此提出倡议,但最终因跨国协调力度有限,推进困难,并未能有效阻止各国间税务竞争。

当下正是全球各国应对疫情后经济下行、财政欠收的特殊时期,因而许多税源受损国家对于国际间无序的税收竞争更为在意,经济大国也更有意改变多年来税基被侵蚀的状况。2021年4月,美国提出在二十国集团(G20)内对跨国公司实行“全球最低企业税率”,这一提法虽然不是最新创意,但在各大国纷纷需要创收节支的大背景下,引起了广泛共鸣。

现初步拟定的最低全球公司所得税率值为12.5%(TPPERDON按:应该是15%)。如果这项政策能得到二十国集团大部分国家的支持和执行,那么这个最低税率将作为一个标准,有可能结束长期存在于国际间的恶意税务竞争,这将有利于长期在财政上遭受损失的大国,有利于构建更为有序的国际税收环境,有利于提高全球大部分经济体的财政收入。

只是,那些常年来以低税率来发展经济并得到好处的国家也不会袖手旁观,它们必将利用各种途径来阻挠此类政策的落地,或推出其他的应对措施。毕竟,低税率已成为它们的经济基础之一,它们不会坐以待毙。

也许你不曾想到,欧洲阿尔卑斯深山里如列支敦士登这样安静的陌生小国,或加勒比海波涛深处繁花似锦的开曼群岛,在国际税收竞争的邻域里原来有它的一席之地。而当下逆转国际税率半个多世纪以来的下降趋势,收紧国际税收“逐底竞争”的行动或大幕已启,未来走向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